目錄 登入會員 購物車 {{currentCart.getItemCount()}}
義大利插畫藝術家Alice Barberini|Le chien et la lune 狗兒與月亮|法文 / 附中譯摘

義大利插畫藝術家Alice Barberini|Le chien et la lune 狗兒與月亮|法文 / 附中譯摘

NT$900
現書,可立即出貨
{{ title.name_translations | translateModel }} : {{variationName[$index] | translateModel}}
數量
數量
一次最大商品購買數量限制為 99999
該數量不適用,請填入有效的數量。
售完

商品存貨不足,未能加入購物車

您所填寫的商品數量超過庫存

商品購買上限為 {{ product.max_order_quantity }} 件

現庫存只剩下 {{ quantityOfStock }} 件

若想購買,請聯絡我們。
  • 宅配 & 郵寄
  • 當月多筆訂單合併
  • 書店取書
  • 海外郵寄(注意事項,請看送貨方式簡介)
  • DS(店員專用)

商品描述

作繪者 : ALICE BARBERINI
出版社 : ÂNE BÂTÉ
出版年 : 2015
    : 精裝; 82 p. ; 29 x 21 cm


二十世紀初的巴黎。馬戲團最後一場演出之後,正在拆卸帳篷,一個石膏製的月亮不小心掉了下來,嚴重受損。
一隻同樣在馬戲團作表演工作的小狗,牠十分愛慕月亮,牠不允許馬戲團經理把月亮丟到垃圾桶。
牠把月亮安置在一台小拉車上,決定一起離開馬戲團,他們穿過市中心的街道。小狗走了好長一段路,覺得寒冷,飢餓且又疲倦。小男孩的出現,帶走了小狗,石膏月亮再次被遺棄。
此刻,一位穿著得體的男子經過,他是喬治·梅里葉,他將月亮帶離街頭,並讓她成為著名電影裡的主題。

向法國電影魔術師 喬治.梅里葉(Georges Méliès) 致敬!義大利插畫家AliceBarberini(愛麗思.巴貝里尼)1900年,世界上最早的一部科幻電影《Le voyage dans la lune》(月球旅行記)為靈感,以黑色鉛筆,代表黑白電影,創作了這本少字的繪本。

此書圖文皆是跨頁,「圖畫語言力」非常強烈,少數幾句文字僅在非常重要的橋段穿插。與默聲電影《Le voyage dans lalune月球旅行記》的編排完全相符,Alice Barberini(愛麗思.巴貝里尼)竟能在繪本中忠實呈現喬治·梅里葉的風格與精神﹗

大篇幅的黑白灰的鉛筆畫,強化了書中的「紅」,這個紅是作者悄悄埋下的巧思,在黑白灰的憂鬱氛圍中,引領並集中讀者的視覺焦點、情緒。讀者在閱讀圖像過程中,沉入場景與人物腳色,被啟發想像力與感性。

這是Alice Barberini(愛麗思.巴貝里尼)第一本繪本,可說是相當成功且大膽的作品﹗



╔════════╗
► Let's talk about -- Alice Barberini
╚════════╝


Alice Barberini在Ravenna學習藝術,後又到佛羅倫斯學習藝術修復。在藝術修復實驗室工作多年後,她把目標轉向成為繪本插畫家。Alice Barberini是一個名為Collettivo Nie Wiem的插畫協會的一員,並在義大利各地展出她的作品。
/
Alice嘗試鉛筆塗抹,她特別想要畫一隻狗。一直以來她心中一直有一個特別的印象:一隻戴著紅色帽子的小狗,脖子上戴著跟小丑Pierot一樣的褶皺圓領。她想像著小狗身後有一個馬戲團帳篷,就在此刻,故事的雛形和封面似乎已經悄悄形成。
/
Alice很喜歡這個角色,試圖在不同的位置描繪。她也自問這隻小狗是誰,來自哪里以及去哪裡。她更想像他遠離馬戲團,和一輛舊拉車和一個月亮紙模一同去冒險。
/
「為什麼地球上會有一隻狗帶著紙月亮?」Alice又自問。她想像,也許小狗正在逃避某些事情或從某種情況中逃離。她設定這隻小狗愛上了月亮。也許逃跑正是為了挽救自己的愛人其悲傷的命運。Alice畫了很多種月亮,其中一種與Georges Méliès的無聲電影“ Le Voyage dans la Lune到月球去旅行 ”中的的月亮很相似,她意識到舊拉車裡的月亮必須是Georges Méliès的那個月亮。
/
考慮到角色的心理層面,小狗與月亮的關係是一條單向道:狗喜歡月亮,但紙月亮卻無法給予任何回報。如此微妙和無辜的靈魂,小狗應該得到更多回饋。於是Alice決定讓一個小男孩在街角找到傷心累累的狗,將他帶回家。小狗會在男孩身上找到他在世界上的歸宿。
/
那紙月亮呢?她也必須有命運。以她自己的方式,有新的生活。Alice設計讓Georges Méliès本人找到她並將她變成電影明星。
/
起初,當這本書的許多方面仍需要定義時,Alice試圖寫出文字,但沒有成功。她頭腦中有清晰的圖像和順序,但沒有字。於是,做一本無字書的想法變成了首選。想到Georges Méliès的無聲電影,而她創作一本無字書,就有了更深層的意義。
/
Alice也參考了一些卓別林的電影,特別是「馬戲團」。以前的黑白電影對她來說總是擁有令人難以抗拒的永恆魅力。因此她研究了攝影鏡頭和無聲電影文本場景藝術,決定將這些技巧使用在繪本中。
/
Alice設計了故事板並準備了三個完成的畫面。她使用彩色鉛筆和石墨素描筆,這種技法費時又費力,但她真的很喜歡這種技術,因為它可以很好地控制陰影,玩光影同時,也能關注到細節。
/
《狗兒與月亮》是Alice的第一本繪本,創作過程中,她比較能適應無字狀態,反而是利用角色,鏡頭和細節來建構故事。讀者為了充分享受閱讀,需要反覆來回在每個畫面上,發現角色的肢體語言中,所傳達的細節和感受。
/
無字繪本通過圖像講故事的強大魅力,猶如無聲電影中每次都會引起驚喜。
/
(此訪談為童里編譯)



相關產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