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錄 購物車 {{currentCart.getItemCount()}}
慢工出版社| 癌症好朋友

慢工出版社| 癌症好朋友

NT$500
{{shoplineProductReview.avg_score}} {{'product.product_review.stars' | translate}} | {{shoplineProductReview.total}} {{'product.product_review.reviews' | translate}}
{{amazonProductReview.avg_rating}} {{'product.product_review.stars' | translate}} | {{amazonProductReview.total_comment_count}} {{'product.product_review.reviews' | translate}}
數量
一次最大商品購買數量限制為 99999
該數量不適用,請填入有效的數量。
售完

商品存貨不足,未能加入購物車

您所填寫的商品數量超過庫存

商品購買上限為 {{ product.max_order_quantity }} 件

現庫存只剩下 {{ quantityOfStock }} 件

若想購買,請聯絡我們。
  • 宅配 & 郵寄
  • 書店取書(成立訂單後請於三日內匯款,以保留書籍)
  • 香港/馬來西亞郵寄(注意事項,請看送貨方式簡介)
  • DS(店員專用)

商品描述

作者/繪者|PAM PAM LIU

精裝 / 184 pages / 15x15CM

內文語言|中英雙語

ISBN9789869509053



本書介紹

正做著我的白日夢的時候,媽媽打來了:

「上次那個切片報告出來了,是乳癌二期,如果之後做化療,妳陪我好嗎?」

「好喔,妳要去再跟我說。」

我只有說了這些,因為我想立刻大哭。

Pam Pam陷入恐慌,覺得沒有了一個ㄋㄟㄋㄟ和子宮,媽媽好像一塊一塊的消失…… 然而任性又G8的母親不把癌症當回事,好像老朋友來了一樣自在面對,到底誰比較不健康?


Q10. 你想自殺嗎?『這題幫我填非常想。』Pam Pam這樣告訴正在填寫健康調查表的媽媽。」


仍像小BabyPam Pam努力想在這個時候証明自己才是那個值得被疼愛的孩子,然而她清了100回的輸血管,卻仍比不上從不出現的弟弟清的那一回。

如同以往,他總是重覆同一句「那天不行我有事呀~」「幹!我就沒事?」

焦慮、不甘、陷入回憶、恐懼未來,隱身在「超讚孝女床單」下的Pam Pam描繪疾病爆發出的往往不只是健康問題,更是家庭問題。

「如果媽媽努力讓外婆開心是為了證明自己的話在不知不覺中我承接了媽媽的目標證明自己的存在。」


華人社會中「身為女兒」的照護重擔,是否註定由她傳承下去?

冷面笑匠PAM PAM LIU,笑中帶淚的母親罹癌記 ——《癌症好朋友》


精裝+特別色印刷

本書封面採芥末色荔採紙精裝,特別色印刷+書名亮黑燙印;內頁以輕塗鬆厚紙張特別色印刷,前三篇為紫羅蘭與粉、其餘為鐵灰藍,使作者的滿版設計有最飽滿的呈現。

作者介紹

PAMPAM LIU 活躍於插畫家、獨立漫畫和獨立音樂圈,也擅製作動畫。


2009年畢業於實踐大學媒體傳達設計學系,2013年畢業於倫敦中央聖馬丁MA傳達設計學系。自2010年起創立「過去未來多提無用」自費出版為數不少的漫畫集以及圖文刊物,亦曾參與衛城出版的「社情漫畫」。20182019年駐村安古蘭漫畫之家三個月。


她的創作靈感來自男女關係、音樂、漫畫、電影和小說。經常將生活的黑暗、恨、失敗轉為狂想式的漫畫,也有像《癌症好朋友》、《我弟小時候》這樣完全紀實的作品。黑色感的幽默令人發笑又發冷!



喔! It’s cancer ! Pam Pam Liu《癌症好朋友》讀後

by 簡妙如(中正大學傳播系教授,流行音樂、媒體文化研究者)

過去,一提到癌症立即浮現暗黑死神站在眼前宣判的地獄景像。但隨著健康檢查、醫療技術的普遍提升,更頻繁的癌症訊息,反而像落塵,開始在四處被發現。一陣讓人天昏地暗的確診傳來:「喔喔,It’s Cancer! 」,接下來就是接受、面對與治療的漫長又日常的歷程。

如果不是我們自己得到,大概就是家人、親人、曾經熟的朋友、不太熟的朋友、朋友的朋友,和那些聽聞過的人們……被癌症包圍的空氣糟透了,糟到無處躱、糟到想罵髒話。究竟,該怎麼面對它呢?


★遇到Pam Pam Liu
當初在網路上看到Pam Pam Liu(盼盼)的《癌症好朋友》,立即升起無限好奇。一部分是私人理由,因為十多年前自己的大哥,不滿五十歲便與癌症對抗了幾年後離世。有時想起大哥,想起那幾年曾經歷的、很久不再回顧的複雜心情,一時間所有破碎的記憶全都來敲門。很想知道這則看起來不是搞笑、也不只是取個名稱作比喻的連載漫畫,到底要說什麼關於癌症的事。

當然,熟悉這幾年台灣獨立出版小誌(zine)的讀者,應該也聽過漫畫家、插畫家「過去X未來 多提無用」或Pam Pam Liu的名號。對於她一貫畫如其人的可愛畫風,總是探觸人性暗黑地帶、冷酷又搞笑的嘲諷,不太陌生。作為有白天正職的業餘漫畫家,盼盼過去出版的小誌或漫畫集,包括《聖誔節特輯》、《Pam Pam Zine》系列、《Bonny The Hater》、《未來沒有用》、《不良品 》(上、下)、《失敗集》等等,都是DIY自己製作與販售的獨立出版品,有一群穩定支持的小眾讀者。她的漫畫,有著乾淨整齊的手寫字、接受度百分百的Q版人物,敘事手法像不間斷的內心獨白小劇場,充滿怪怪女生看待性、邊緣人、未來科技的細膩視角與黑色幽默。畫風不華麗非獵奇,不復古不抽象也不實驗,在一格畫框裡簡明構圖,加上中英文並列對白,因此句子都很簡短,流暢易讀。看她的作品,很像翻看鄰家有才小孩聯絡簿上的連環漫畫塗鴉,每每被裡面隨處可遇的奇想與笑點給吸引,哇啦啦一下子就全看完。渾然不知,看似輕盈的故事背後,其實隱含非常純熟、很懂得如何去蕪存菁的分鏡敘事手法與節奏。

★《癌症好朋友》 Good Friend, Cancer)陪伴你★
但《癌症好朋友》比起先前較個性化的zine ,其實更寫實、更尋常。當壞消息來臨時,沒有什麼奇怪的戲劇性,也沒有太多可以展現聰明幽默的虛構空間,完全是一段漫畫家剛經歷的真實經驗。一個還在作出國旅居夢的上班族女孩,有天接到媽媽來電說得了乳癌二期:「如果之後作化療,妳陪我好嗎?」。不拖泥帶水卻有象徵意義的開場,就帶我們進入她面對媽媽得癌症後的一連串經歷:由被照顧者轉為照顧者的一夜長大(喔,其實好幾夜啦)。進入醫院陪伴親人、奔波在工作與病房間,認識到媽媽會生病、會虛弱也會不聽話。認識到癌症,親眼見到化療副作用與術後傷口,自我調適面對疾病如此靠近的恐懼。當然更不用說,來自四面八方的資訊及建議,家人間、性別上的分工不均、女性被綁定、代代流傳的照顧者身分。人生跑馬燈般被回憶的家族關係史,在治療與照顧過程中反覆被翻攪的愛恨情緒,一一打中我們類似的經驗。

神奇的是,漫畫式再現,舒解了寫實的可憎與沈重。不論是生病的媽媽,驚慌又故作鎮定的自己,沒幫上什麼忙的弟弟、因為打呼聲過大被趕回家的爸爸,都被畫成圓圓的頭、香菇臉、胖胖的身軀,生動的眼睛與表情,其實很傷心甚至暴怒的時刻,但被拿來當笑點再現後,都變得又好氣又好笑。想要高明卻不傷感情的抱怨或回顧,一格格畫出來,的確帶來平撫不快記憶的療癒功效。

而作為驚慌失措的第一人稱主角,反而被畫得更抽象。過去在zine裡常常自我現身的Q版女孩盼盼,這次被畫成像披件棉被在扮家家酒的小孩。只把U字倒過來直接畫上眼睛、嘴巴,加上兩隻腳就完成,沒有脖子及身體,像是有腳的幽靈、掃帚或雪糕,或是隨時可化為泥漿的一坨人。當那些內心小劇場對白,誇大的情緒,只由棉被人的哀嚎或跥腳來展現,就很古怪可愛,也很能重現每個人內心那個總在角落碎唸自憐的自我形象。

★為什麼是好朋友?★
但到底癌症,為什麼是好朋友?漫畫裡倒是沒有討論。也許像一開始就有描述到:「感覺大家不是已經得癌症,就是在得癌症的路上」,癌症的普遍性,已經像農曆七月的「好兄弟」,人人都要面對。或像女性生理期被改稱為「好朋友」,算是自我安慰、消災解運的方式,要我們開始學習,與癌症、防癌、治癌共處。

但另一個可能是,好朋友就是母女。因為這次經驗,讓原本已離家獨立生活、有點疏離的母女,又重拾像好朋友般親密的關係。的確,母女之間微妙的情感與張力,在《癌症好朋友》中更是核心。我們看到女兒視角的媽媽,雖然變得笨笨的,但也有點好笑,自然而然在那些天一起吃飯、睡覺,親密生活的感覺,仍然是剛轉為照顧者角色的女兒,最懷念的母女關係。但當然,那個想要爭取母親目光,想證明自己才是最貼心、最乖小孩的女兒情結,也很自然地出現。當那潛在的情結,愈來愈巨大清晰,直到她發現她的母親也是如此:「努力讓外婆開心,是為了證明自己」,那小女孩揹著媽媽上樓、女兒媽媽外婆三人一層層疊上去的畫面,就很令人怵目驚心。原來我們社會裡,女性照顧者代代相傳的命運,是在這樣「想證明自己存在」的女兒情結裡,被「透明化的女兒」、「孝順女兒」的魔咒,不斷灌溉滋生。這實在無法只是把弟弟揪來咆哮,叫他去照顧媽媽就能消解的。所以,當最後那身上的棉被脫掉,我們才知道為什麼盼盼要把自己畫成一坨幽靈。

★當自己的好朋友★
《癌症好朋友》,重新刻畫出我們面對家人罹癌與照顧的一部分真實,尤其是女性照顧者的經驗。更多的部分也在於重新拆解,我們如何能更健康地面對母女關係與自我價值。除了不想長大,「作自己的好朋友,好像也很重要吧!」那個封底含奶嘴的主角,應該也是在偷偷地這麼對我們說。



了解更多


相關產品